十四の黑色幽默

别把自己变成了曾经

存在和开始

虽然自己感觉会各种ooc。。2333


c2

“晚上好,松野家的孩子,怎么?被最爱的人逼死是怎么样的感受?”这是那个人出狱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没有回答他。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我真的没想到我的brother想逼死我,我对他们不好?还是我做错了什么。看到那些石墨,棍子,花瓶从楼上丢下来,我的心很痛,痛到让人窒息。为什么。。。?
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掉落在松野空松的手上,浸湿了单薄的裤子。痛的不是身体,是心。哭的不是眼泪,是松野空松承受的压力。

没过多久他把我带回了他家,递给了我一杯温热的牛奶之后他就去了阳台上抽烟,明黄色的烟心在空气中发着光,白色的烟雾随着轻微的风飘走,时间过的很漫长,漫长到我以为自己快睡着了。
他说:“走吧,离开这里,过新的生活。”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便答应了那个人,说实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不过这样也好,只是太累了而已,就这样催眠自己和那个人离开了这个让人心痛的地方。

“东乡。。接下来就看你是否和所有人一样残忍的等待我了。。。”

流过的泪总是会蒸发的,流过的血总是会凝固的,渴望过的东西不会轻易实现只怕有人将它毁灭。

存在和开始

额额,这里是中二病晚期的十四!第一次写阿松文,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请多多指出吧。
东kara
allkara
希望喜欢,kara人间瑰宝!哈哈哈





c1

蓝色是温柔和温暖的颜色,同时也有着悲伤抑郁和冷漠。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大雨疯狂的从天而降,天像要崩塌下来,豆大的雨点打在蓝色人儿的身上,一点一点的染上那摸蓝色上融化成深沉的青色。
绑着绑带的脑袋和打着石膏的脚一只手撑着黄色的拐杖与路上急着回家的行人格格不入,偶尔有小孩会突然问出一些好奇的话会让他微微停顿一会。

家?家对他来说是什么?
松野空松一直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所在,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不需要他了?
还是说他本来就不应该出现。
在拿到那件蓝色卫衣的同时,所有人都觉得松野空松应该像这蓝色一样温柔,所有人都觉得松野空松生来就是应该被欺负的,可有没有人想过他的心也是带血的,他的心也是会痛的。



蓝色愈深邃,越是会变成黑色,是灯光也无法点亮的黑色,还有那个直降冰点的温度。

第一次弄小黑然后感觉还行吧,求意见。。